珠联璧合、卓尔不群的景泰蓝钟

2017年09月07日

景泰蓝——出身皇家的华彩重器,与中国古代的大多数工艺品不同,景泰蓝在清末同光中兴之前一直是宫廷独享,没有走入民间,官民同享的多是瓷器、玉器。从“一件景泰蓝,十箱官窑器”的说法便不难知道,它出身皇家的尊贵地位。因为用料名贵、纯手工制作难度系数高,“鎏金溢彩”的制品多是象征大富大贵的陈设品,名贵的景泰蓝更是只供皇家专用,寻常百姓家里根本见不到,制作工艺也“秘不示人”。明代的“御用监”和清代的“造办处”便是专门为皇家服务的景泰蓝作坊。而“景泰蓝”这个称谓最早也是见于清宫造办处档案,学名称“铜胎掐丝珐琅”。清雍正六年(1728年)《各作成做活计清档》记载着雍正帝对造办处做的景泰蓝的挑剔:“今年珐琅海棠式盆再小,孔雀翎不好,另做。其仿景泰蓝珐琅瓶花不好。” 皇家的重视,成就了它的大红大紫。 “景泰蓝”也成为今后对“铜胎掐丝珐琅”的一种约定俗成的称谓。

制作景泰蓝的工艺繁复神秘,一件制品从开始到完成,要经过大大小小108道工序,800摄氏度高温下,至少10次入火淬炼。培养一名优秀的手工艺者,全部工序学下来要花数十年时间。景泰蓝的没落,不仅是珍品数量的骤减,更是传统技艺濒临失传的;藕。

20世纪20年代到1949年以前,国家形势动荡,加之铜价上涨,珐琅成本提高,海运汇价昂贵、从业人员减少,景泰蓝行业进入低谷。曾经身份地位的象征,此时却无人问津。本就缓慢发展的景泰蓝工业一时间失去了国内国外市场,工人转业,行业萧条。当时北京有大小景泰蓝作坊200余家,可从业人员不足千人。到了解放前,整个行业命悬一线,从业人员仅剩60人。没有了人力、物力的支持,景泰蓝行业的发展就像一潭死水,图案简单、色彩单调,胎骨又轻又薄、放入水中能漂浮起来的制品泛滥流行,被人们戏称为“河漂子”。

随着新中国的成立,景泰蓝的历史价值和工艺价值才得到了重视,这让整个行业看到了一丝恢复活力的希望。1950年6月,北京市政府成立了北京市特种工艺品公司,将许多散落民间的景泰蓝艺人请进厂参加实验。据说当时已有几位老师傅被迫改行拉黄包车了,被请回厂时激动得热泪盈眶。

1951年,著名学者梁思成、林徽因夫妇在清华大学成立了抢救景泰蓝的工艺美术小组,希望这一民族工艺传承下去。林徽因常对学生说:“景泰蓝是国宝,不能在新中国失传。”中国第一代工艺美术大师钱美华便是师从林徽因,从清华毕业后,她走进了创建于1956年的北京市珐琅厂,将景泰蓝工艺从失传边缘一点点地抢救回来。尽管如此,上世纪90年代由于缺少知识产权;,市场化环境价格战的影响,整个行业依旧处于工艺发展的低层,相比于前世的众星捧月,今生的艰难重振仍然让人唏嘘不已。

从理论上来讲,制作景泰蓝的基本工艺流程,主要有制胎、掐丝、点蓝、烧蓝、磨光、镀金等。这其中,“掐丝”和“点蓝”两项工艺是否“精湛到位”,决定了一件景泰蓝制品的品质。而欣赏、鉴别景泰蓝,不妨从“形、纹、色、光”几个方面入手,把工艺对应形态,更好地理解方寸间的奥妙所在。

形:制胎

“制胎”是将合格的紫铜片按图下料裁剪,用铁锤打成各种形状的铜胎,完全用手工完成。明清时有铸胎、剔胎、钻胎工艺,随着现代工艺技术的发展,现在部分初胎还可进行车、压、滚、旋,实行机械制胎。特殊形状的制品,需要与雕塑技艺相结合,先请雕塑师打出造型,再根据石膏模型,进行制胎。对异形胎模的敲制,焊接工艺要求更高,无法大量生产的特点,也使得这类产品具备了更高的价值。

“形”的品质,直接影响着其他各项后续工艺的质量。常见的立式胎形的厚度可以达到2.8至3.4毫米,随着原料价格的上涨,有一些景泰蓝制品胎壁变得非常薄,鉴别其质量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上手,同样体积的景泰蓝拿到手里除了“看一看”,还要“掂一掂”,手感沉重,浑厚敦实的才货真价实。

纹:掐丝

设计师给出图稿,掐丝师傅用镊子,把柔软有韧性的紫铜丝掐( 掰) 成各种神韵生动的纹样。老艺人们将技艺总结成口诀传授:“一个刻儿月季花,两个刻儿牡丹花”。不管是四季花开,还是龙头鹰爪,在拿捏之间都能活灵活现。以花瓣为例:用镊子先把铜条捋直,掐出大概形状,在花瓣前端,用拇指甲顶住,再用镊子稍稍回弯,本是死板的花瓣图形瞬间变得丰富立体。这项掐花瓣的手艺叫做“掰刻儿”,技师的手艺高低和景泰蓝的优劣就在这一个花瓣的拿捏上见了功夫。

古时的景泰蓝制品上,经常出现有“寿”、“仙鹤”、“缠枝莲”的图案,取吉祥、福禄连绵之意。元代景泰蓝造型粗犷简单;明代古朴典雅;到了清代,图案却更加繁琐、复杂,曲转回折于方寸之间,颇见工艺精妙。如“乾隆铜胎掐丝珐琅鹤足双龙耳盖炉”,上面的“盘龙戏珠”和“鹭鸶莲花图”就充满了传统文化的内涵。这时候的缠枝莲花头枝叶茂盛粗大,形成了“多勾曲、多拐子”的风格,当时就把这种缠枝莲花头称作“勾子莲”或“拐子莲”。掐丝师傅用镊子做笔,用铜丝做墨,游刃有余,丝丝入扣,看似不经意,却使整个制品灵动毕现。

色:点蓝

珐琅厂点蓝间内,十分安静。点蓝师面前放满盛好釉色的小碟儿,用“蓝枪和吸管”将不同颜色填入镶嵌在胎上的丝间,一边吸着彩釉填满铜丝间的空隙,一边用海绵将水吸干,滴滴细致,谨慎入微。

一件成型的景泰蓝,掐丝如“白描”,经过反复三四遍的点蓝烧制后,便像一幅完整的水粉画了。每次点蓝前和过程中,点蓝师都会和设计师多次进行交流,怎样使用颜色更准确?怎样的过渡更柔和?都是要反复思量的问题。既要注意到图案花纹的规律,又要讲究艺术性。一个花瓣,一片叶子,就要使用上几种颜色来展现渐变,流畅生动的釉色变幻,才能使制品不同凡响。

景泰蓝经常使用的釉料不外乎蓝、红、绿、黄、白几种。元、明两代,只有七种用色,清代出现了二十几种。故宫所藏宣德年间的“番莲大碗”,颜色鲜艳,釉质坚实,便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。嘉靖以前景泰蓝是浅蓝底,景泰年间之所以得到了突破性的发展,最为重要的也是因为创造了许多新的釉色,仅蓝色就有钴蓝、天蓝、宝蓝、普蓝、粉青等。釉质优美沉稳、润泽光亮。而到了清朝,颜色却更加绮丽夺目,经常明黄铺底,大胆使用粉红和黑色,毫不吝啬展现尊贵艳丽的皇家风范。

光:烧蓝、磨光、镀金

形成景泰蓝绚丽色彩的是各色釉料,即珐琅,是覆盖于金属制品表面的玻璃质材料。一件景泰蓝产品要历经三次烧结:一火要与丝平,二火要高于丝,三火则与丝找平,每烧一火就要用清水洗净蓝胎、烤干。由于各种颜色釉质所含金属元素不同,熔点也不同,如何控制好火中烧制时间,全凭师傅眼力掌控。经过了烧蓝,一件景泰蓝制品的大体样式已经呈现,剩下的就是磨光和镀金。

磨光是用粗砂石、黄石、木炭分三次将凹凸不平的蓝釉磨平,凡是不平之处都要经过反复补充釉色、反复打磨才能达到上品的标准。用手抚摸制品表面,如果没有凹凸不平,光洁匀称,那就是磨光的功夫做到了位。随着工艺进步,虽然已经能够使用机器对制品进行磨光,但异形产品仍需全部手工找平。而为了防止产品的氧化,使产品更耐久,更美观,则需要在产品的表面镀金。至此,一件景泰蓝工艺品便宣告完成。

景泰蓝兼有青铜器的浑厚大气,瓷器的华美惊艳,绘画技艺的精益求精。身为曾经的“宫廷艺术”、皇家重器,今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数百年来它的地位无可撼动,现在更是被誉为国宝京粹,名扬海内外,其艺术和收藏价值举世公认。有品位的家庭都应该有一两件可称之为重器的镇宅、传承之物,这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。无论季节如何变迁,潮流怎样更迭,它始终陪着你走过生活的点滴。

如今,唯刻馆不忘中国灿烂的文明,经过与景泰蓝大师米振雄先生的不懈努力,完美的将中国景泰蓝工艺的钟壳与德国机械机芯相结合,成功开启了景泰蓝钟的新篇章。几百年的东西方传统文化交织在一台时钟上,可谓珠联璧合、卓尔不群。历史也证明这样两个事实:中国景泰蓝数百年亮丽如新,西洋机械机芯数百年精准不停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来源:唯刻馆钟行

联系我们

店铺地址
天津:
·河西区黑牛城道29号红星美凯龙3楼C8001

·河西区解放南路475号居然之家珠江友谊店1-082

广州:

·荔湾区芳村花地大道北商业街南18号
Mobile:13902052566 

http://www.qingke800.cn

线上最大赌博娱乐|有信誉的赌博网|真人足球赌博评级|赌博娱乐线上官网